时政要闻 | 理论学习 | 思政教育 | 行知文化 | 大学春秋 | 学府之光 | 心灵驿站 | 校报通览 | 图片新闻 | 视频在线 | 就业创业 
现在位置>> 首页>>大学春秋>>大学故事>>正文
大学故事

蒲柳碎语
2015-04-19 09:39  

      说起“蒲柳”来,还是有些故事的:我最先喜欢的是“蒲柳”这个意象,觉得蒲柳于春日凉风的吹拂下,白絮轻飞,舞动的曼妙袅娜的姿态,全不是几个文字便可以把韵味说尽。因着这层关系,终于经不起诱惑,便把蒲柳选作了笔名的一部分。

  做文章、写随笔,其实并不是我所擅长的,我总说:书籍是我的情人,文字是我的灵魂。平日里的或兴奋、或悲凄的心绪总该有个发泄口吧,于是,便找到了一个不至于使自己给自己挖坑的方式,那就是作我所谓“日记式”的诗歌了。

  那个夏天,写出了自己的第一首,此时看起来,仍觉得不得劲的诗作《楼盘山》。我不是一个话多的人,起码在陌路人面前,我总会显得有些许的腼腆,然而,此时,面对以文字为音符,以追忆为旋律,以生活为内容的悠悠情绪,终要谱出一曲向青春问安的音乐来。

  我,来自南区,一个柳树郁郁、书香浓浓的青春“象牙塔”里,我不是那里的“国王”,只是“一介草民”;我不是那里的永久伫立人,只是一个行色匆匆的过客;我不是那里的师长,只是一个承载他们期望的桃李花朵……

  面对即将到来的别离,来不及去刻意缅怀过往的断断续续,为着它们尽是些碎忆残影,怎么都不可能拼凑出独属于自己的记忆篇章,那就不要去想、不要去念、不要去拣了吧!能得到的,于任何人看来,都只能是徒添的伤悲,空增的忧愁,时常言及的“情绪相对论”、“压力转移法”、“进酒诗涌身”的做法,斯时,竟全无了效用,大概,要化解它的根子,还需要时间这付良方了!

  师院南区的教学楼、宿舍楼、憩园餐厅、图书馆、操场、机房……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字,往后顺延十个年度,那个时候的我是不是仍会记得?调皮的同学、喜悲的舍友、敬业的同僚、博知的老师……这些如今马上可以道出的人,往后顺延五个春秋,那个时候的我是不是仍会记忆犹新?

  罢了,罢了,缅怀是一碗责怪不得的忧愁药,追忆是一杯涩甜共聚的苦咖啡,虽有些使得心绪低落,但仍有值得挂怀的部分。不会忘记,这三个轮回的时节在我的人生中所印下的绵绵记忆。最后,只微微的奢求相识过的人,在未来的人生旅途中,能莫失莫忘,能低首默祷:大家一生平安!

  附原作一首,聊表此时道不尽、思不完的愁绪:

  落叶逢秋愁倍量/枯柳斯时凄无双/每每长亭独酌季/终会想莫失莫忘。

打印    收藏

双代会 双代会 双代会
版权声明 | 关于思政网 | 关于我们 | 广告业务 | 人才招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