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政要闻 | 理论学习 | 思政教育 | 行知文化 | 大学春秋 | 学府之光 | 心灵驿站 | 校报通览 | 图片新闻 | 视频在线 | 就业创业 
现在位置>> 首页>>大学春秋>>大学故事>>正文
大学故事

时光荏苒里拾回你的爱
2014-12-16 09:36  

        午后,院子里的阳光好极了,我和哥哥各拿一把塑料玩具剑追逐打闹着,欢快极了。这时候,正在砌井盖的你突然皱着眉头三步并作两步冲过来,一把夺过我手里的剑狠狠摔到地上,大吼:“闹什么闹,一边儿去!”小小的我简直吓坏了,看着摔得一塌糊涂的剑,眼泪唰唰地冒着,却绷着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。妈妈闻声从厨房跑出来,把我们护在身后带回了屋里,这时的我才敢“哇”一声大哭出来,我抱着妈妈的腿哭得伤心极了,不知道是因为心爱的剑还是因为你。那年,我四岁。从那时起,我就开始讨厌你。

        是的,我讨厌你。讨厌你总是皱着眉铁青着脸,讨厌你总是对我们大吼大叫,讨厌你总是冲妈妈发脾气。有时候我甚至都想,你干脆不要回来了。你一定不知道,在十岁以前,我几乎都记不清你的样子,我对你的所有认知,就是那个每次过年都到我家来住几天的男人。人们都说,母亲教给孩子仁慈,父亲教给孩子勇敢。我想我骨子里充满着怯懦,大概是因为儿时生活里没有你的缘故吧。

        十二岁那年,我扁桃体发炎,很严重,医生建议切除,并解释说只是个小手术。你和妈妈陪我到手术室门口,我紧抓着你们的手不肯松。医生无奈地说,进来一个人陪她吧。我下意识地竟看向你,也许是因为妈妈太柔弱了,我觉得她会比我更怕。你握紧我的手,看了看我,带我进了手术室。局部麻醉后,医生用奇怪的器械撑起我的嘴巴,看着他的刀伸进我的嘴巴里,我怕极了,泪不停地涌着,却哭不出声来,你笨拙地把我搂在怀里,小心翼翼地给我拭泪,不停地说着:“不怕,不怕啊……”手术很快结束了,你抱着我出去,我缩在你怀里,还是不停地流泪,却觉得安全极了。我这才意识到,这是记忆里你第一次抱我,不同于妈妈柔软的怀抱,你的怀抱坚实而厚重,很有力量。后来我在你怀里睡着了,很踏实。

        从那以后,你似乎不那么讨厌了,偶尔也会笑眯眯地拍着我的脑袋说:“去,给爸爸倒杯水来。”我把水递给你,站在旁边偷偷打量你。其实你不凶的时候,也没那么令人讨厌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初三那年,妈妈生病了,从县医院转到市医院后来又到北京,很严重的样子。你让我安心准备中考,什么都不告诉我,在医院、公司、家三头奔忙着。妈妈不在家的日子,我学会了焖半生不熟的米饭,学会了做或咸或淡的菜,学会了洗你的白衬衣和脏袜子。我听见你给妈妈打电话,你说:“家里很好,孩子也长大了,都会照顾我了……”你说到这里的时候,看着我,我看到你眼睛红红的,你喉头动了动,又说:“你要好好养病,我很快就接你回家。”我看着你,眼里突然就蓄满了泪,你挂了电话,摸着我的脑袋,想说什么,良久,只说:“回去……回去做作业吧,好孩子。”我乖巧地转身偷偷擦泪,回了房间。两点半的时候我去叫你上班,发现你躺在沙发上睡着了。你瘦了,面色黑黄,紧皱着眉睡得很沉,还有轻微的鼾声,你一定是累坏了。我坐在你身边,发现你的鬓角居然有了几丝白发,我的泪一颗一颗砸到自己手上,灼得好疼。我这才发现,你老了,你再不是那个意气风发年少气盛无所不能的年轻人了,原来你也是会老的,我心疼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从这以后,我才真正明白,你是爸爸,你爱妈妈,爱孩子。大爱无言,爱不仅是承诺,更是责任。我终于知道,你于我、于这个家的意义,竟是如此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 时光不紧不慢地划过,我已经是个大学生了,你也快成了个小老头儿,难得回一次家的我,总是要变着法儿跟你争辩,从鸡蛋涨价到对外贸易,争得不可开交,最后不管争得过争不过,都是相视大笑。妈妈总是笑着嗔一声:“老没老的样儿,小没小的样儿。”更多的时候,我会陪你一起品品茶,听听戏,看看又长又烂俗的肥皂剧,偶尔跟你一起偷酒喝,一起听妈妈的唠叨。你越来越像个孩子,有时候我也会记仇地冲你嚷嚷:“小老头儿,你说你年轻时候多凶啊,没少欺负我。”妈妈也会笑着插一句:“越老脾气越好了。”你只是看着我们嘿嘿笑着,那一刻,我看着你,心里柔软而温暖:爸爸,我终于在荏苒时光中,找回了你的爱。一分不差地,找回来了。

打印    收藏

双代会 双代会 双代会
版权声明 | 关于思政网 | 关于我们 | 广告业务 | 人才招聘